私募股權投資糾紛:回購權與清算優先權的沖突與解決

來源:金杜研究院 作者:雷繼平 余學文 人氣: 發布時間:2020-01-10
摘要:一、什么是回購權與清算優先權的沖突? 私募股權投資中的回購權指的是在約定條件成就時,投資人要求創始人股東及/或公司回購投資人所持公司股權,或創始人回購且公司承擔補充責任;刭彊嘤|發事件通常包括約定時間內未發生合格上市或整體出售交易,以及如重...
baidu
百度 www.3812728.live

  一、什么是回購權與清算優先權的沖突?

  私募股權投資中的回購權指的是在約定條件成就時,投資人要求創始人股東及/或公司回購投資人所持公司股權,或創始人回購且公司承擔補充責任;刭彊嘤|發事件通常包括約定時間內未發生合格上市或整體出售交易,以及如重大違約、創始股東對公司喪失控制權、主營業務發生變化等實質性阻礙投資目的實現的事件,是投資人在投資目標未實現的情況下控制其投資風險的重要保障措施。

  私募股權投資中的清算優先權指的是在約定清算事件發生后,投資人有權在創始人股東之前按照事先約定的價格獲得公司清算價值的全部或一部分,或者在約定的“視同清算事件”發生時,部分股東優先于其他股東從公司獲得收益的權利,“視同清算事件”通常包括公司合并、被并購、出售控股股權、出售主要資產等事件。

  觸發回購權的事件和觸發清算優先權的清算事件在交易文件中有可能是部分重合的,例如目標公司出售主要資產、目標公司未達到約定的投資預期等,因此有可能發生同一事件同時觸發的投資人的回購權和清算優先權的情況。此時,如果部分投資人主張回購、部分投資人主張清算并獲得優先分配,或者投資人主張回購權但是目標公司股東主張對公司進行清算,兩種權利主張就有可能發生沖突。

  二、為什么會產生回購權與清算優先權的沖突?

  權利主張產生沖突的根源在于利益訴求的不同。投資人與創始人股東之間發生權利主張的沖突,主要原因在于:對于創始人股東來說,其基于股東身份僅在其出資范圍內,對目標公司債務承擔有限責任,但是若其回購股權則支付的對價有可能遠遠超出出資額范圍。此時,如果目標公司經營狀況惡化,創始人股東可能寧愿解散、清算公司,也不愿意回購股權。

  但是,如果預期清算資產不足以彌補投資損失,投資人則有可能更希望股東回購股權以獲得足額清償。此時,目標公司如果解散清算,那股東對于目標公司的股權將轉變成為對公司剩余資產的請求權,在形式上股權已不復存在。投資人主張回購權,創始人股東則有可能提出回購標的已經滅失的抗辯。在這種情況下,投資人的利益與創始人股東的利益存在分歧。

  不同投資人之間也有可能發生權利主張的沖突。不同的投資人可能對于目標公司的運行和資產價值有不同的判斷和預期,因此可能出現部分投資人主張創始人股東回購股權,而部分投資人主張對公司進行清算并獲得清償的情形。此時,不同投資人主張不同的權利實現路徑,本質上是目標公司已經陷入到某種經營不善境地的情況下,投資人對目標公司及創始股東的償債資產的“爭奪”。

  三、回購權與清算優先權沖突有哪些具體表現?

  為便于論述,主張解散清算公司的股東(包括創始人股東、投資人)可稱為“清算優先權股東”,而主張創始人股東回購股權的投資人則可稱為“回購權股東”。下圖可顯示回購權與清算優先權之間沖突的路徑。

  回購僅僅是在股東之間發生效力的合同法律關系,而清算優先權涉及目標公司解散清算等內部決議程序,是公司法上的法律關系。由于解散公司需股東會三分之二以上表決權通過這一法定條件,據此,根據目標公司股東會能否作出解散公司的決議,回購權與清算優先權的沖突可區分以下兩種情形:

  1.如果清算權股東表決權高于三分之二,則有可能表現為回購請求權及股權回購糾紛與公司解散決議的沖突

  如果清算權股東表決權高于三分之二,根據《公司法》的規定,目標公司可通過解散公司的股東會決議,清算優先權股東憑該決議即可直接解散目標公司,而無需經過訴訟解散的程序。此時,兩者之間的沖突體現為回購請求權及因此產生的股權回購糾紛,是否能夠對抗合法有效的公司解散決議。

  公司解散決議通過后,根據《公司法》的規定應當進入清算程序,只有在清算完成之后公司才能注銷。但是一旦公司進入到清算程序,清算期間雖然公司存續,但是清算組接管公司后不得開展與清算無關的經營活動,在此階段內,股東對于公司的股權轉變為對公司剩余財產進行分配的權利。在這種情況下,回購權股東要求創始人回購股權,創始人則有可能抗辯稱股權已經不復存在且無法辦理工商變更登記,合同已經客觀上無法履行;刭彊喙蓶|的訴請將受到挑戰。

  2.如果回購權股東表決權高于三分之一,則有可能表現為回購請求權及股權回購糾紛與解散公司之訴的沖突

  若回購權股東持有表決權的比例超過三分之二,則其可直接通過不予解散的股東會決議;若其持有表決權比例超過三分之一但不足三分之二,也可以阻止解散公司決議的通過。在這種情況下,清算優先權股東無法決議解散公司,只能通過訴請解散公司的方式實現其清算優先權。

  對于解散公司之訴的可行性問題,投資協議中的“清算事件”雖然在形式上不屬于公司章程對于公司解散事由的約定,但是由于投資協議往往可能由包括創始人股東及各投資人在內的全體股東共同簽訂,清算權股東有可能主張“清算事件”因經全體股東一致通過,而應當屬于《公司法》第180條規定的“公司章程規定的營業期限屆滿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現”這一解散事由。

  如果清算優先權股東提起解散公司的訴訟,而回購權股東提起股權回購的訴訟,沖突與競爭體現在該兩個訴訟的協調問題上。對于該兩種訴訟的競爭,我們認為回購權股東可對公司解散糾紛申請中止審理,主要理由是:第一,《公司法解釋二》規定,解散公司之訴應當注重調解,其中即包括通過股東回購的方式使公司繼續存續;第二,由于解散公司涉及到公司解散后剩余資產在股東之間進行分配的問題,因此厘清股東之間的股權糾紛,是解散公司之后進行清算的前提。

  四、如何防范權利沖突帶來的不確定性風險?

  1.如何解決回購請求權與公司解散決議的沖突問題。由于清算權股東可直接根據公司決議解散公司,回購權股東若提起回購權的訴訟,漫長的訴訟程序相對于直接根據公司決議解散公司來說劣勢明顯。因此,我們認為主要還是應該通過事先防范的方式控制風險:

  一方面,投資協議中可約定投資人對公司解散事項的“一票否決權”,或約定公司解散應經更高的表決權比例,這樣清算優先權股東自然無法僅憑借股東會決議就直接解散目標公司。司法實踐一般認為,公司章程就解散等重大事項適當提高表決權通過比例,屬于當事人意思自治的范疇。

  另一方面,投資協議中可約定回購標的性質轉變不影響合同執行或回購標的自動轉換的條款。即協議可以約定,若投資人持有的股權因公司進入清算程序而轉變為分配請求權,創始人股東依然應當以約定價格和條件回購該剩余財產分配權。

  如果沒有前述事先防范措施,一旦清算優先權股東已經達成有效的解散公司股東會決議,回購權股東可提出挑戰該決議效力的訴訟,并盡快推進回購權的訴訟程序。這樣就成了兩個訴訟的時間賽跑,如果回購權訴訟先取得生效判決,有可能避免目標公司進入清算程序而產生的回購標的消滅的法律風險。

  2.如何解決回購請求權與解散公司之訴的沖突問題。對于回購權股東而言,除盡快推動回購權訴訟案件取得生效法律文書之外,還可以對解散公司之訴申請中止審理,先取得生效法律文書的一方往往能夠占據一定的主動權。

  綜上所述,回購權與清算優先權在投資合同簽訂之時都是保障投資人權益的重要條款,但是一旦發生同時觸發該兩個條款的事件,則兩個條款有可能反而“倒戈相向”,在合同簽訂時應綜合合同條款之間的協調、目標公司治理結構等多個維度予以全盤考慮,做到防范于未然。

  針對私募股權和風險投資糾紛,我們將陸續推出系列微文,以期利用我們的經驗為該領域爭議解決和爭端預防提供建議、咨詢和服務。

广东11选5是真是假 北京11选一定牛 江西十一选五爱彩乐走势图 江西时时彩 查询 东方6十1历史开奖 甘肃体彩十一选5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炒股的软件 广东快乐10分外围 山东11选五预测计划 湖南快乐十分1384期